行业动态

科创板与注册制:一场伟大的变革(四十四)

来源:未知 作者:摩杰小编 日期:2019/06/20 浏览:
科创板与注册制:一场伟大的变革(四十四)
 
原创: 摩杰注册
前言:2019年注定是中国资本市场里程碑式的一年,我们即将迎来科创板和注册制的试点,也必将看到众多新的符合国家战略的上市公司(公众公司)的出现。按照中央的说法,“资本市场在金融运行中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要通过深化改革,打造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那么,这样高定位的资本市场究竟需要什么样的公众公司?这是我们后续要讨论的重点问题。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公众公司?(24)
GCP分析模型 
三、创造性分析
(四)创造社会责任
在当前单个公司经济决策外溢性越来越明显的当下,分析一个公司的创造性,仅仅分析是否创造了收入、利润、现金流还略显不足,我们必须再加上一个分析维度,那就是公司是否创造了什么社会责任[1]。分析公司创造了什么社会责任,可以从以下角度来看。
1、创造“创新”
2012年11月,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科技创新是提高社会生产力和综合国力的战略支撑,必须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强调要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于2015年3月制定颁发了《关于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若干意见》。2016年5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纲要》。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是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提高我国综合国力和国际竞争力的必然要求和战略举措。”2017年党的十九大报告,习近平总书记提及“创新”一词超过50次,并强调“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也明确要坚定包括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在内的各种既定方针。十九大还专门举办了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为主题的集体采访活动。
按照中央意见,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是以科技创新为核心的全面创新推动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战略。其具体内涵是指,创新成为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科技创新与制度创新、管理创新、商业模式创新、业态创新和文化创新相结合,推动发展方式向依靠持续的知识积累、技术进步和劳动力素质提升转变,促进经济向形态更高级、分工更精细、结构更合理的阶段演进。
也许正是基于国家创新驱动战略的整体考虑,2018年11月5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并发表主旨讲话,宣布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独立于现有主板市场的新设板块“科创板”并在该板块内进行注册制试点。作为增量市场改革的巨大创新,科创板是落实创新驱动和科技强国战略、推动高质量发展、支持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科技创新中心建设的重大改革举措,将在盈利状况、股权结构等方面做出更为妥善的差异化安排,增强对创新企业的包容性和适应性。
2018年12月,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在调研金融机构时也提到,全力支持上交所充分发挥市场功能,进一步提升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畅通科技与金融的联动通道,推动科创企业和资本市场更加有效对接,助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科创中心建设。要围绕扶持科创企业、服务实体经济,在科技金融、创业孵化、风险投资、技术协作等方面探索新的工作机制。要瞄准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航空航天、新能源汽车等关键重点领域,让那些具有新技术、新模式、新业态的“独角兽”“隐形冠军”企业真正脱颖而出。此前上海市长应勇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调研时也指出,要注重资本市场和科技创新相结合,紧扣科创板“创新”特色,始终立足于支持新技术、新产业、新模式、新业态发展,始终立足于提高对“隐形冠军”等企业的吸引力,增强对科创企业的包容性和适应性。
因此,我们看一家公司是否创造了什么社会责任,首先就是要强调是否创造了“创新”。任何一家公司必须坚持创新驱动战略的指导,围绕国家战略来开展各项生产业务,才能符合国家经济发展潮流。实际工作中,如何符合国家创新驱动战略的行业,特别是高端装备、人工智能、新材料、生物医药等“硬实力、国产替代”型“硬科技”公司理应得到更多的资本市场资源支持与更高的资本市场估值。
2、创造“就业”和“税收”
公司存在的目的是要盈利,要给股东创造价值。但公司在实际运营过程中,还必须充分考虑各相关利益方的诉求。而在公司的利益相关方中,员工和政府分别是公司内外部最直接的利益相关方。我们一般用创造“就业”数来评价公司对员工所承担的责任,用创造“税收”来评价公司对政府所承担的责任。
2018年11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中,充分肯定我国民营经济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指出,截至2017年底,我国民营企业数量超过2700万家,个体工商户超过6500万户,注册资本超过165万亿元。概括起来说,民营经济具有“五六七八九”的特征,即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我国民营经济已经成为推动我国发展不可或缺的力量,成为创业就业的主要领域、技术创新的重要主体、国家税收的重要来源。
2019年1月22日,财政部发布2018年全国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经济运行数据。2018年1-12月,国有企业营业总收入587500.7亿元,同比增长10.0%。其中,中央企业营业总收入338781.8亿元,同比增长9.8%;地方国有企业营业总收入248718.9亿元,同比增长10.4%。2018年1-12月,国有企业应交税金46089.7亿元,同比增长3.3%。其中,中央企业应交税金32409.3亿元,同比增长3.5%;地方国有企业应交税金13680.4亿元,同比增长2.8%。
3、创造“公益”与“道德”
除了考虑员工和政府的诉求,公司在实际生产经营过程中,还必须认识到自己是国民经济的一份子,要承担更广泛意义的社会责任。特别是现在公司经营所处的外部环境越来越复杂,传统的以股东利润最大化为目标的运营方式所带来的环境污染问题、产品质量问题等越来越引起社会各方面的关注,由此带来的压力要求公司对除股东之外的更广大利益相关方负责,以实现可持续发展。
2019年1月,证监会和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了科创板相关规则,其中,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制定的《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第四章“内部治理”里专辟一节“第四节社会责任”,强调科创板上市公司必须遵守的社会责任,包括环境责任、保护利益相关者、员工权益责任、科学伦理等。在科学伦理中特别强调“上市公司应当严格遵守科学伦理规范,尊重科学精神,恪守应有的价值观念、社会责任和行为规范,弘扬科学技术的正面效应。在生命科学、人工智能、信息技术、生态环境、新材料等科技创新领域,避免研究、开发和使用危害自然环境、生命健康、公共安全、伦理道德的科学技术,不得以侵犯个人基本权利或者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等方式从事研发和经营活动”。
案例:共享经济的社会责任危机
曾经一段时间,以滴滴打车、共享单车等互联网模式的公司俨然成了我国共享经济的代表性公司,一时火遍中国甚至走出国门。但是,滴滴打车、共享单车这些公司成也萧何败萧何,本来意图依靠互联网模式取得快速发展,却没有充分意识到互联网模式带来的潜在巨大社会责任危机。
例如滴滴打车,前期为了获取最大化的司机和乘客用户数量,通过既给司机发红包又给乘客发红包的烧钱模式,短时间内的确笼络了一批司机和乘客资源。但是带来的恶劣负面社会影响也随之而至:1、给整个社会带来了一片浮躁和功利,司机没有红包不搭乘客,很多乘客为了低价乘坐出租车才注册用户,甚至哪家平台给的红包多才选择哪家公司的服务。岂不论让很多不会使用智能手机和APP的老人打不到车,目前更是导致各个城市的出租车管理陷入了一定的混乱,打车难的问题并没有因为共享经济的实施而得到缓解,反而变得更加厉害;2、滴滴打车为了获取高收益,放松了对司机的管理,导致了一系列社会安全问题。
再如共享单车,从理论上而言,共享单车的确解决了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应该说对社会大众是有积极意义的。但是,在互联网模式下,共享单车公司经济决策与竞争策略的外溢性益发凸显。一段时间内,各家共享单车公司在吸引了天量投资的帮助下,盲目恶性竞争,在没有考虑城市实际容量的情况下,在各个城市巨量投入单车,导致单车随意堆放,甚至占用盲道或其他公众场地;此外,恶性竞争也导致社会整体资源的巨大浪费,新闻媒体到处可见随意废弃或者集中堆放的报废共享单车,照片让人看得触目惊心。
上述滴滴打车、共享单车的案例实际上说明了一个道理,任何一家公司在考虑自身单个公司的经济决策同时,必须考虑到其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否则,即便能获取一定的经济利益,但随着引发的社会责任与社会道德问题愈演愈烈,最终自己还要吞下前期不计后果盲目扩张的苦果。
 
[1]企业社会责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CSR)最早是由美国学者Oliver Sheldon(1924)在其著作“The Philosophy of Management”中提出来的,认为企业社会责任含有道德因素在内。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